在b站爆红的罗翔

原创 啊 T  2021-06-06 13:30 

2020年10月25日,罗翔在b站的粉丝数,突破了1000万。而这一刻,距离罗翔2020年3月9日入驻b站,才过去7个月。罗翔也一跃成为b站个人粉丝数第二高的up主。

在b站爆红的罗翔

罗翔在b站的爆红是有迹象的。

在一个名为“粪坑案”的b站视频中,视频的头图上,罗翔坐在一张桌前,嘴边有一个麦克风,背景是蓝色的,白字写着“厚大法考”。标题很吸引人:名场面!强暴我?劳资给你一砖。

在b站爆红的罗翔

这是罗翔标志性的讲课视频。点进去,总共时长不超过五分钟,内容是“防卫是否过当”的法律案例。罗翔用带有辨识性的声音、幽默的语言,代入式地把它讲完了,并回扣主题,“不要对防卫人过于地苛求”。

五分钟的时间,一个法律小故事,既有趣,也有货。满屏的弹幕飘过,有的是“再来亿遍”、“重温经典”,更多是简单的“哈哈哈哈哈哈”。

在b站爆红的罗翔

就是这样一个视频,发布于罗翔入驻b站一个月前的2月12号,目前在b站的播放量已经超过了1000万。如果对这样的案例还有兴趣,旁边的推荐栏中,还能找到类似多个达到百万播放,相似时长、类型的视频。

这些视频,全部来自b站博主的二次剪辑创作。有意思的是,有up主靠着剪辑罗翔的视频涨粉十几万。而罗翔在入驻b站的视频中,肯定了这样的做法“比我自己的剪辑水准,要好百倍千倍”。

这些视频来源于罗翔在“厚大教育”的辅导课程。

在b站爆红的罗翔

厚大教育专门为参加“国家司法考试”的考生,制作辅导课。罗翔主要负责刑法部分的课程内容。在辅导视频中因为讲课幽默,形象生动,罗翔本身有些名气。

但相比之下,罗翔在厚大教育播放量最多的58部合集、每部长度在40、50分钟的视频,总计播放量为460万,不到“粪坑案”短视频的一半;第二多播放量的视频,主讲人同样是罗翔,但还没超过百万。

短视频,将原本并不大众主流的法学内容,带出了圈。

在b站爆红的罗翔

b站up主二次视频剪辑的大规模传播,和原本自身领域内名气加持,罗翔在3月9日正式发布入驻视频后的十天内,粉丝数迅速地来到220万——b站每年评选的“百大up主”,很多都没有达到这个数字。

这个时间点也正值疫情防护,很多人因为疫情原因呆在家中,和其它行业萧条状相比,短视频在疫情期间异常“繁荣”。而本该初春开学的小学、初中、高中,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,甚至高考也史无前例推迟一个月进行;而在大学,考虑到学生的跨省流动,很多学校整个学期,都没有安排学生返校。学生开始在家上“网课”。许多购物平台的笔记本电脑、平板电脑,都加上了“网课”标签。罗翔视频中大量的知识内容,无疑是受欢迎的。

在b站爆红的罗翔

当然,除了这些外部因素,问题的关键还在于内容。在专业知识方面,罗翔有足够的能力;在表达过程中,罗翔足够优秀。

“知识是枯燥的”,罗翔在采访中认为,所以罗翔力求用一种轻松幽默讲故事的方式,“让人在使命中对抗枯燥的学习”。像“张三”,就是罗翔每个法律小故事的主人公,而往往这些故事里,罗翔会用夸张甚至离奇的案件经过,在故事中讲述法律内在规律性的内容。

大部分的观众来自各行各业,本身并不是法律从业者,很多学生也并不是法学专业。之所以关注罗翔,还是因为有趣。例如,罗翔用“大熊猫”做例子,列举过三种场景,“大熊猫咬我,我能不能把大熊猫咬死”、“特殊条件下能不能吃大熊猫”、“买一只大熊猫能判几年”,通俗有趣地讲解了刑法中“期待可能性”、“紧急避险”、“拐卖妇女儿童法定刑”这些艰深难懂的问题。 

在b站爆红的罗翔

即使你对刑法完全不了解,听完后也能明白个大概,在趣味中收获了新知。对于在社会中生活的大众来说,多了解些法律知识,看起来“有百利而无一害”。

如果只流于表面的趣味、通识,那大概会是“速朽”的,罗翔在入驻b站后,没有选择只录制容易受追捧、点赞的通俗内容,相反,罗翔常常紧跟时事热点,在一些节日或重大事件时,时常看到罗翔的视频:3月12日植树节,罗翔发布第二个视频,谈及了有关破坏树木的案例;三天后在“315”这个日子,发布了有关销售假货问题的视频;在“韩国N号房”事件中,罗翔的视频播放量达到了惊人的九百万。

分享观点和书籍,也作为视频内容经常出现。这部分更像一个“另类”,有点“你在教我做事”的意思,而这本身也是一个极难的工作。先不论观点和书籍,能不能在众口难调的互联网世界得到友善回应,分享者自己理解其内容、并用合适的语言将其表达出来,也是一个难度很高的工作。

在b站爆红的罗翔

有意思的是,在罗翔推荐的《忏悔录》《罪与罚》《复活》三部古典著作中,都有剖析自身的内容;而在“我们为什么要读书”的老话题中,罗翔引用卡夫卡做结,“你准备好和人类伟大的灵魂对话吗?用他的利斧劈开你那冰冷,傲慢,自恋与自怜的内心”。

罗翔认为,自己的内心也是自恋与自怜的。

二、

罗翔出生于湖南耒阳。个子高,有187厘米,瘦削,戴一副方形眼镜。罗翔的口音有些湖南腔调,说话有时“n”“l”不分。吃辣,就吃辣这件事,罗翔和同为b站up主“盗月社食遇记”一起拍了期美食节目,视频中罗翔对菜品的辣度分析得头头是道,让美食up主“杨树梢”和“沐上”自叹不如。虽然没有更直接的表达,但能看出罗翔对自己身在湖南,能吃辣,会吃辣这件事,很有些自豪。

在b站爆红的罗翔

罗翔非常喜爱岳麓书院的对联“大江东去,无非湘水余波”,自己作对“大海翻腾,无非湘水涟漪”。

大学时,同学组织湖南老乡会,会上罗翔和同学“不断自夸身为湖南人的骄傲,批评外省人的粗鄙”。直到有一天,老乡会没有叫罗翔,罗翔很失落,“后来才知道他们开的是长沙老乡会”,罗翔是耒阳人,没资格参加。更有意思的是,一位长沙同学也没有受邀,因为“别人开的是长沙市的老乡会,他是长沙县的”。

“这一刻,我才知道我的偏见有多么可笑和愚蠢”,罗翔后来写道。

按照罗翔自己的说法,自己17岁考上大学,没有明确的目标,而法律在当时是“显学”,比较热门,自己听从了父母的意见。获得北大法学博士后,罗翔来到中国政法大学,成为一名大学教师。

在b站爆红的罗翔

当老师,算是罗翔的一个理想,“小时候写长大想做的职业,就是成为一名老师”,罗翔的外公也是一位教师。罗翔在《我的老师》一文中写道“从小到大,教过我的老师很多,有的严厉,有的温和,但是我从来没有遇到让我厌恶教师职业的老师。相反,大部分老师都对我照顾有加,这越来越坚定我从事教师职业的信念”。

罗翔成为教师的第三年,获得了中国政法大学最受本科生欢迎的十大教师,之后每年都未曾缺席。每个学期开学,学生需要抢罗翔的选修课,一个能容纳200人的阶梯教室,堂堂爆满,没抢到罗老师课的同学,就端个椅子坐在教室的过道和讲台两侧,一百多把椅子常常不够用。

在b站爆红的罗翔

2017年加入“厚大教育”前,罗翔已经开始进行法考的授课。厚大当时选择了一个新模式,在其它法考辅导机构还在关起门来讲课、把辅导资料当成机密时,厚大把老师课上的教学内容,录制成视频,放在网上免费分享,学生只需要买一本厚大的参考书,照着视频就可以学习。

这种模式打动了罗翔,即使需要辗转于学校、辅导机构,罗翔也依然坚持了下来。更重要的是,每年有数十万学生参加法考培训,这些人可能是将来中国传承法治最直接的力量,罗翔想要去影响到他们。

在b站爆红的罗翔

后来的事,看起来就理所应当:在学校就广受欢迎的罗翔,在培训机构也深受学生喜爱,罗翔风趣幽默的讲课方式,被b站的up主们发现,剪辑,二次创作,流行的鬼畜文化也找到了罗翔。于是便有了文章开头那一幕。

三、

在粉丝数和影响力不断变大的同时,罗翔不出“意外”地被攻击了。

声音最大的一次,起源于罗翔微博的一篇博文,插图是一张笔记,内容有关“荣誉”与“德行”。

在b站爆红的罗翔

但不巧的是,9月8日上午,正值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会。罗翔的这篇微博引起了一些网友的质疑:罗翔在影射受到表彰的医护人员和科学家。

在b站爆红的罗翔

在b站爆红的罗翔

尽管,罗翔迅速地进行了回应,表示所发内容是对自己的提醒。而两天之前,罗翔微博也能看到类似有关“德行”的对应内容。但依然有来自四面八方的攻讦:

在b站爆红的罗翔

在b站爆红的罗翔

发展到最后,罗翔表示暂时停更微博。但风波并没有就此停止,在微博上搜索罗翔,“公知”一词结实地挂在了罗翔名字后面。

在b站爆红的罗翔

而这也不是罗翔第一次受到质疑,在2、3月罗翔在b站流行起来开始,争议也随之而来,而绝大部分争议都来自罗翔的微博,部分网友列举了疫情期间罗翔的“双标”言论:

在b站爆红的罗翔

在b站爆红的罗翔

一个人越出名,人们对他的期望就会越高,也会有更多的人拿着放大镜来回比对、照看。

面对质疑,罗翔会想起外公给自己留下的人生建议:你当自卑视己,切勿狂妄自大。读过两遍《忏悔录》,常常警醒人性幽暗部分的罗翔,不会不明白“反省”这个词的重要性。没有再选择解释、争辩的罗翔,退出微博后,依然保持着b站一周两次的视频更新速度,聊法律知识,聊社会热点,也拍了b站特色的“读评论”和“vlog”。

而9月13日,罗翔退出微博的几天后,央视推出了专访罗翔16分钟的纪录片,视频开头,借着受采访的观众的话,罗翔被描述成一位“有正义感,三观正,有逻辑,有情怀,又有温度的老师”。在b站的视频中,“罗老师排面”这样的弹幕,在前排飘过。

上央视后,罗翔所受的舆论压力,明显减轻了许多。

在b站爆红的罗翔

四、

公知这个词字面扩展开,是公共知识分子。在2004年《南方人物周刊》策划“影响中国公共知识分子”中,推出了这个概念。标准有三点:具有学术背景和专业素质的知识者;是进言社会并参与公共事务的行动者;是具有批判精神和道义担当的理想者。

这时候的公知,显然还是褒义词。

而在网络进程中,公知的含义开始演变为“广义”语境:对公共事务发表观点的专业知识分子,就可以成为公知;再到后来,专业知识分子这个能力,似乎也可以不要——只要嗓门够大,名气够响,有一群粉丝,能引导舆论,商业大佬可以成为公知,演艺明星也可以成为公知。

在b站爆红的罗翔

仅凭自身影响力、知名度,在公共事件中发表言论,自然无法承担公知的身份要求。而在专业的领域发表不专业的言论,大概是公知这个词,变成具有讽刺意味贬义词的根本原因。

而b站的罗翔,或许是知识分子的另一种可能性。

b站11周年拍的周年视频《喜相逢》,罗翔作为b站法律知识区的代表,站在台前。

在b站爆红的罗翔

而与罗翔类似的专业知识分子,还有不少:张召忠——原国防大学教授,退役海军少将;沈逸——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教授;戴建业——华中师范大学古代文学教授;郦波——南京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教授;赵峥——北京师范大学物理系教授等等,涵盖法律、军事、政治、文学、物理等多个专业领域。

在b站爆红的罗翔

在这些动辄教授、学科带头人中,绝大部分都是应邀来到b站,分享自身专业领域知识,同时也制售课程,罗翔也不例外。

在b站爆红的罗翔

这些领域里,罗翔的法律专业,显然更贴合时事热点,在许多重要的社会生活议题中,更是如此。

在张玉环改判无罪事件中,罗翔从追诉时效、刑讯逼供切入;在韩国N号房事件中,性犯罪显然是罗翔重要的关注点;而在国际禁毒日,又是一次绝好的毒品犯罪普法。

一般的热点事件中,完成普法教育很重要。但同样重要的是,公众多了一个足够专业且可讨论的宣泄地。

而罗翔发出的声音,常常是温和的,甚至是不确定的:在视频“虐待动物到底犯不犯法”,罗翔从虐猫事例,讲到激进主义、保守主义、现实(折中)主义三种立法思路,最后提出虐待动物,应该纳入治安管理处罚的观点,评论区还附上了专家意见稿。

罗翔在保证内容让人能听懂的同时,也在严肃对待立法这件专业的事。

在b站爆红的罗翔

在保持“专业”时,罗翔也在强调“广博”的重要性。

在b站举办的一次知识分享活动中,罗翔和b站财经类up主“硬核的半佛仙人”有一场辩论,辩题为“知识求广还是求精?”

有趣的是。罗翔作为经常从法律层面讨论问题的up主,持方为知识应该求广;而每次视频开头,都会称自己有“满肚子奇怪知识”的“硬核的半佛仙人”,持方为求精。

罗翔在辩论中强调,“任何专业知识都应该用对普遍共向和普遍道德的追求,所有的专业知识都是为了在广袤知识海洋中追求普遍性的真理。我们拥有的一切专业知识,无论多么专精,最终都如滴水汇入真理的海洋万象归一。我们要追寻普遍的真理。” 

在b站爆红的罗翔

在罗翔的视频中,“真理”这个词时常出现。罗翔也常常在案例分析和知识分享时,提到古希腊的苏格拉底、俄国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,这些看起来与成功学、情商课毫不沾边的内容。罗翔在采访中说,“希望能够抵制这种泛娱乐化的倾向,希望这些孩子们过正直、勇敢、有价值的一生。”

有的时候,罗翔自己可能也会思索,一千万粉丝的意义是什么。大学内,一堂拥挤的刑法学课程,最多有400名大学学生;在法考辅导机构中,每年有数十万人,参加法律从业资格考试培训;而在网络平台中,至少有一千万粉丝,可以每天去看罗翔的推送内容。他们当中,绝大多数都是年轻人。在央视采访中,被问及成名的感受,罗翔的回答是,“看见满屏飘过的老师好,感受到一份沉甸甸的责任,生怕会传输一些不好的价值观,影响这些涉世未深的孩子,自己的发言就会更加慎重。”

而在教师节当天,同为教师的罗翔在视频中真诚地说道:“今生是我们的哨岗,能够站好老师这班哨,对我而言,就是一种莫大的福分。”

在b站爆红的罗翔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cqqjw.com/3818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啊 T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