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童年时期看过的奥特曼,其实是一部严肃文学

原创 啊 T  2021-05-04 23:48 

“严肃文学”是一个含义广泛的概念,泛指那些创作态度严谨认真,富有丰富思想内涵的文学作品,它们的内容往往贴近真实现象,揭露人性、社会的诸多问题。而“奥特曼、假面骑士、战队”三大系列为首的“日本特摄片”,历来在人们的心中有着“子供向(儿童用)”的标签,被认为是专门提供给儿童观看的,只有儿童才会喜欢的作品。

照理说,“日本特摄片”和“严肃文学”本该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东西,但在“日本三大特摄”之一的“奥特曼”系列中,早在上世纪60年代,就出现了讽刺愚昧、伪善甚至世界政治的三个故事。在五十多年后,“日本特摄片”不断推出新作的今天,这三个故事仍然被观众们铭记,并称其为“昭和奥特曼三大问题作”。

你童年时期看过的奥特曼,其实是一部严肃文学

三个故事根据最早出现时间,顺序分别是《宇宙英雄奥特曼(初代奥特曼)》《奥特赛文(赛文奥特曼)》和《杰克奥特曼(归来的奥特曼)》。有趣的是,如今被人们称作问题作的这三个故事,分别来自于“奥特曼”系列在大众印象上最早推出的三部作品。

第一个故事是《宇宙英雄奥特曼》第23集《我的故乡是地球》。

你童年时期看过的奥特曼,其实是一部严肃文学

世界和平会议即将在日本东京召开时,参会各国代表乘坐的交通工具却频频出现事故。随着诡异事件的不断重复发生,科学特别搜查队被命令寻找真相。在一次次尝试后,他们发现了名为贾米拉的怪兽。这个怪兽正是阻挠世界和平会议召开的元凶。

你童年时期看过的奥特曼,其实是一部严肃文学

但经过调查后,科特队却发现贾米拉并不是真正的怪兽,他曾经是和他们一样的人类。贾米拉曾经是一位宇航员,在美苏开展太空竞赛期间,贾米拉作为某国宇航员,被派去太空执行任务。可惜的是,贾米拉和队员所在的人工卫星,发生了无法返回地球的可怕事件。

为了不对继续宇宙竞赛造成恐慌,贾米拉所属国隐瞒了人工卫星的故障,当然也没有安排任何救援。在漫长的漂流过程中,贾米拉的队友们一个个死去。最终,谁也不知道这颗卫星去了哪里。

在未知星球着陆的贾米拉,受到辐射影响逐渐变成怪兽,但也因此活了下来。侥幸存活的贾米拉在制造飞行器后,时隔40多年重新回到故乡地球,但一切早已物是人非。成为怪兽模样,无法被人类接受的他,怀着对人类的憎恨,暗中阻挠世界和平会议的开展。

你童年时期看过的奥特曼,其实是一部严肃文学

在听完这段故事后,科特队的科技精英伊吹队员直接撂挑子,表示“我不想和贾米拉战斗”,并直言贾米拉是他们,甚至所有科研人员的前辈。就连科特队,也未必何时就会担任贾米拉曾经“枪”的角色,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。

可故事总要继续,科特队接收到这样的任务“因为贾米拉的正体不明,且涉及重要军事机密,一定要将他当做宇宙来的怪兽消灭,这是世界和平会议召开的前提”。此后,在贾米拉出现并破坏人类建筑时,伊吹队员做出了十分大胆的举动,他在近处呼喊着贾米拉的名字,请求他停止破坏。

你童年时期看过的奥特曼,其实是一部严肃文学

此时,制作者给了足足半分钟的时间,用来表现贾米拉注视着起火村庄,并在伊吹队员呼唤声中停止行动的情景。但人类却在此时找到了贾米拉会被水伤害的弱点,开始利用各种人工降雨炸弹攻击。

此后的战斗一句话就可以形容,怒火中烧的贾米拉将各国政府的旗帜折断后使劲踩踏,并准备破坏世界和平议会召开场所。初代奥特曼变身后,轻松打败了贾米拉。贾米拉在死前,都继续破坏着世界和平议会参与国的旗帜。

你童年时期看过的奥特曼,其实是一部严肃文学

贾米拉死后,世界和平议会顺利召开,故事在伊吹队员愤恨的一句话后画上句号“对牺牲者总是这样,只会用辞藻赞赏一番罢了”。

你童年时期看过的奥特曼,其实是一部严肃文学

敢于在上世纪60年代,美苏宇宙竞赛还未结束时,就用隐喻讽刺国际政治的乱象。将包括日本在内的世界各国国旗丢到泥泞上。对政治家只顾权力斗争,随意隐瞒真相,毫不尊重个体生命价值的质问。甚至在本片1966年播出时,就带着悲观思想预言1993年的世界,政治家也不会发生改变。

你童年时期看过的奥特曼,其实是一部严肃文学

编剧佐佐木守的深意,监制“特摄之神”圆谷英二的大胆,让《我的故乡是地球》成为“昭和奥特曼三大问题作”中,对国际政治讽刺最深刻的一作。即使在已经50年后的今天,剧中所提到的,世界政治对个体生命的漠视,也仍然存在。甚至,仅仅在剧集播出一年后,美苏太空竞赛过程中,就出现了类似故事主角贾米拉遭遇的悲惨事故。

1967年1月27日,阿波罗1号载人任务的小组里,美国宇航员维吉尔·格里森、爱德华·怀特和罗杰·查菲在阿波罗1号的地面测试中,由于电力火花引发航天器舱燃烧。因为存在气压差,舱门无法打开,所以全员牺牲。

同年4月24日,苏联联盟1号的飞行员弗拉基米尔·科马洛夫,在飞船飞行中遇难。在该飞行员遇难前,苏联工程师曾经向政党领袖报告有约200种的设计错误,但技术人才的疑虑,却因为当时纪念列宁诞辰一系列的太空壮举,给决策者带来了政治压力而否决。于是,在不成熟的条件下,微不足道的弗拉基米尔·科马洛夫就此牺牲。

你童年时期看过的奥特曼,其实是一部严肃文学

和剧中相似的是,这些在事故中牺牲的人,都在死后获得了足够的荣誉。这很难不让人想起因为同为技术人才,看着贾米拉遭遇心有戚戚的伊吹队员,在结尾时说的那句“对牺牲者总是这样,只会用辞藻赞赏一番罢了”。

在后续的系列里,“奥特曼”对人类的质疑,没有只停留在政治层面。这就是第二个故事,《奥特赛文》第42集《农马尔特的使者》。

在故事中,人类因为开发海洋资源,被居住于海底的农马尔特人攻击。可在身为恒星观测员的赛文记忆中,所谓的“农马尔特”,正是M78星云对地球人的称呼。这也意味着,“农马尔特”就是“地球人”。

你童年时期看过的奥特曼,其实是一部严肃文学

随着剧情推进,赛文发现如今的人类,只是在漫长15000年中,丧失侵略记忆,甚至把地球误认为故乡的侵略者。此后,因为人类社会发展需要海底的资源。超级警备队攻击并毁灭了位于海底的农马尔特城市。宣布“海洋回到了人类手里”。

此时,农马尔特人控制的怪兽,在与赛文的战斗中途暴毙,就此沉入海底。不战而胜的诸星团在结尾,双目无神地盯着天空。农马尔特人的故事就此结束。

这个故事成为“问题作”的原因有三点。第一点在于,本集从根本上否定了达尔文的“进化论”。不过,对于用高技术手段篡改族群记忆甚至思想,以便于更容易让普罗大众接受的“空想阴谋”,确实是科幻作品中经久不衰的元素。作家刘慈欣名作《三体》就有关于“思想钢印”的描写,所以此处存在的“问题”还算可以接受。

你童年时期看过的奥特曼,其实是一部严肃文学

第二点展示的矛盾更加直白,直接指向族群的自私。在未曾了解实际情况的状态下,超级警备队直接对农马尔特的海底城市进行轰炸。这段攻击可以理解为“作为侵略者的人类,对无奈退入海底生存的原住民,进行了再次侵略直至他们族群灭亡”。

纵观人类发展史,我们不难发现类似的案例。15世纪欧洲殖民者臭名昭著的“黑奴贸易”;17世纪大清国政治版图扩张对台湾原住民“民人”和“番人”的划分;19世纪美国扩张历史“西进运动”对印第安人的残害。扩张和罪恶,确实从来密不可分。

你童年时期看过的奥特曼,其实是一部严肃文学

在本篇只是暗喻,直到后续1999年的OV《我是地球人》才直接点出的,建立在前两点基础上的第三点,则是至今没有完美答案的真正“问题”——侵略者没有实际侵略行为的后代,应该肩负祖先的罪恶吗?

那段和我们息息相关的日本侵略历史,是每个中国人都不能忘记的深切痛楚。可在后来的日子,当曾经的侵略者死去,侵略者的后代,如果没有表现出和祖先相同的极端思想,那么他们是否应该承担祖先的罪恶呢。

我无法给出答案,我想对侵略和被侵略史有所了解的人,也都无法回答。从绝对理性的角度,诸如“仇恨不该被继承”“人类大同”“世界地球村”之类的话,谁都能诌上几句。但此时的绝对理性,已经和人性相去甚远。可如果从绝对人性的角度,答案又可能否定了“文明”观念,于是更难给出。况且,侵略者和被侵略者,似乎总有可能都是一个“人”。

你童年时期看过的奥特曼,其实是一部严肃文学

写出这个故事的人,也有一段同时身为“侵略者”和“被侵略者”的历史。

《农马尔特的使者》的编剧金城哲夫,是直接创作《奥特Q》《宇宙英雄奥特曼》和《奥特赛文》等作品,并打响“奥特曼”名号的圆谷早期最重要创作人员之一。而这位金城哲夫,在1938年的日本冲绳出生。他出生时,距离记载死亡94000名平民的“冲绳岛战役”,以及同年二战结束日本投降后,冲绳长期被美国占领,只剩下7年。

你童年时期看过的奥特曼,其实是一部严肃文学

可想而知,身为我们眼中的侵略者后代,在7岁经历“冲绳岛战役”,此后故乡还被他国侵占。金城哲夫在成长阶段,有了和平时期少年难以想象的经历。早熟的金城哲夫产生了极强的,对于故乡的情感。为了让校内同学更加了解冲绳,他甚至在17岁时,组织了一场前往冲绳的访问。

在访问结束后,金城哲夫在《玉川学园高等部冲绳研究会:访问冲绳学徒报告》中这样写道“既然都是人类,那么一定能互相理解。我要让全日本都知道冲绳和冲绳人”。他对故乡的热爱,对大量日本国民歧视冲绳人的不满,使他开始了创作生涯。并在认识“特摄之神”圆谷英二,开始“奥特曼”系列编剧工作后,将对“侵略”的思考凝聚在《农马尔特的使者》中。将自己的声音传递了出来。

你童年时期看过的奥特曼,其实是一部严肃文学

比较起控诉政治家不顾个体牺牲的《我的故乡是地球》,直接讽刺所有侵略战争的《农马尔特的使者》,“昭和奥特曼三大问题作”的最后一个故事,更加贴近现实生活,更加聚焦于“群体”的恶。这个故事中,剧作者甚至放弃了给人性之恶编上一个理由,因为它描写的是货真价实的“无来由之恶”。

你童年时期看过的奥特曼,其实是一部严肃文学

在《归来的奥特曼(杰克奥特曼)》第33集《怪兽使者和少年》中,一位疑似拥有超能力,一直往地下挖掘,仿佛在寻找什么的少年小良,被村民们认为是外星人。不过,“外星人”小良的超能力看起来并不强,大部分时间只能起到一些威慑作用。

你童年时期看过的奥特曼,其实是一部严肃文学

也许是因为对未知的恐怖,也许是因为血液里对暴力的崇拜,小良的同龄人们开始霸凌他。他们将小良埋在土里,对他淋着污水。当小良在废弃工厂生火煮稀饭时,他们跑来把锅踢翻到地上,稀饭全撒在了地面的泥泞中。他们看着小良把被地面弄脏的稀饭一点一点捧回碗里,讽刺他“果然是外星人,稀饭配土灰都吃啊”。

你童年时期看过的奥特曼,其实是一部严肃文学

杰克奥特曼的人间体乡秀树在一次霸凌中,从自行车轮前救下了小良。在调查后,乡秀树发现,小良只是一个在母亲死后,从远方去东京寻找不告而别父亲的孩子,并不是外星人。

你童年时期看过的奥特曼,其实是一部严肃文学

超能力的使用者,另有其人——一位和少年相依为命的梅茨星人。这个被少年叫做叔叔的梅茨星人,为了调查宇宙间的风土气候,在一年前来到地球。他在磅礴的大雨中,救下了奄奄一息的地球少年小良。

从此,他把孤苦伶仃的小良,当成自己儿子来照顾。而失去母亲,前来寻找父亲的小良,也在相处中,渐渐把梅茨星人当父亲看待。

你童年时期看过的奥特曼,其实是一部严肃文学

悲伤的是,梅茨星人只能生活在没有污染的环境中,周围工厂的工业废气无时无刻不在侵蚀着他的生命。当这位友善的外星人反应过来,他的身体已经急速老化,超能力更是大不如前,甚至连一年前藏入地底的飞行器都无力寻找。但也许,他早就知道,但因为无法坐视小良不管,毅然选择留在地球。

至此,小良总往地下挖掘、寻找的原因,被屏幕前的我们所知。少年一心往下深挖,只是为了找到飞行器,让叔叔可以回到自己的星球活下来。在人类社会经历背叛、霸凌等无数悲惨事件的他,甚至说出“社会越发展,人只会变得越来越冷漠”的话。对人类失去信心的他,盼望着在找到飞行器,救活叔叔后,和他一起离开地球。

你童年时期看过的奥特曼,其实是一部严肃文学

故事的高潮在这里发生,恐惧少年是外星人传言的人们组织了起来,带着锄头、镰刀甚至枪支要来杀死小良。乡秀树因为不想对普通百姓出手,被人群控制住了行动。

就在小良要被活活打死前,一直躲在废弃厂房的梅茨星人,杵着木棍踉踉跄跄地走出了厂房,他告诉人们“我才是真正的外星人,放过小良。要杀就杀我吧”。

你童年时期看过的奥特曼,其实是一部严肃文学

面对着已经被空气污染夺去生命力,外形和地球人类老年时无异的梅茨星人,明明没有分辨能力的人群,却向梅茨星人开了枪。生命力所剩无几的梅茨星人倒地死去,小良则趴在外星叔叔的尸体上痛哭。

此时,更加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,周围排放废气的工厂地底,居然有梅茨星人一直传输念力封印的怪兽。这很可能是他衰老速度极快的,又或没有多余念力寻找飞行器的另一原因。而当梅茨星人死去,失去封印的怪兽掀翻了地面开始大肆破坏。

此时的乡秀树,说出了可能是“奥特曼”历史上,最“反人类”的一句话。看着怪兽破坏人类建筑,听着人们的呼唤“快去帮忙啊,那边那个MAT队员”,乡秀树不为所动且面无表情地想“还好意思求救,叫怪兽出来的明明是你们”。

你童年时期看过的奥特曼,其实是一部严肃文学

到了这里,即使是编剧,仿佛也懒得去为人类的恶行“打个圆场”。接下来是一段离奇的剧情,打扮成僧侣模样的MAT队队长伊吹龙突然出现,对着乡秀树说了一句“乡,大街上已经乱糟糟的了”。然后,乡就突然醒悟过来变身打败了怪兽。而本集的结尾,留下了不愿接受现实的小良,继续挖掘的身影。

你童年时期看过的奥特曼,其实是一部严肃文学

明明没有伤害任何人,只是过着贫苦生活的地球人小良,被人们不加质疑地怀疑成外星人,甚至把自己遇到的怪事,都强行甩锅给小良。明明没有伤害任何地球人,甚至还救下地球少年当儿子抚养,帮助地球人封印住怪兽,可以颁发“优秀外星移民证”在地球“落户”的梅茨星人,只是因为保护小良,就被肆意宣泄恶意的人群杀死。

愚昧者们聚集而产生的“毫无来由之恶”,让热爱生命的乡秀树和杰克奥特曼,都同时产生短暂“不愿帮助人类”的想法。而那种无处宣泄的无力感,和对霸凌行为,对愚蠢者的深切恨意,都经由故事中的角色们表现了出来。

你童年时期看过的奥特曼,其实是一部严肃文学

霸凌和盲目信谣的社会问题,今天已经无需过多介绍,它早已经从“不正常”变得“正常”。问题的背后是更加普遍的,关于“素质教育只在纸面”的世界问题。这样的问题,一集特摄片当然无力解决。但编剧还是选择将问题摆上台面,使人们无法再熟视无睹。并希望他们可以在往后的生活,做出一些细微的改变。

看到此处,我们大概知道,“昭和三大问题作”的“问题”并非指作品本身,而是在作品背后所指出的,关于人类社会,关于“政治斗争牺牲者”“侵略者与被侵略者”以及“欺凌弱小与盲从者”的问题。

你童年时期看过的奥特曼,其实是一部严肃文学

有的问题放在明面,有的问题藏成隐喻,有的,则可以让观众循着思路去发现更多问题。很难想象,这些极深刻的问题都来自“奥特曼”系列,但它们确实出现在了这些“子供向”作品中。

事实上,童年时看过的这些“奥特曼”,还藏着更多我们曾经看不懂的东西。那时的我们,只关注于皮套演员的刺激搏斗,在看过声光电十足的特效后,学着在胸前交叉双手,使出“斯派修姆光线”。在成年后回过头时,我们才会发现这故事里,有的不只是特效,还有对环保观念的宣传、对人性的质问、对战争的控诉和更多更多。

你童年时期看过的奥特曼,其实是一部严肃文学

这些故事,虽然不能被年幼的孩子完全理解,但却会在他们的心中种下一颗散发着温暖光芒的种子。

也许,这颗种子里放着的,是一颗像奥特曼那样,跨越地域、民族、物种甚至宇宙的,真真正正,怀着正义的美好心灵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cqqjw.com/394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啊 T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